Loading...
香港Web3,再等等
02/03 15:05 - 08/01 15:05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
餐饮
到店
进行中
活动详情

内容提要:

1、网传江浙两省各地工业利润断崖式下降,是真的吗?

2、这张图表的确反映了江浙一带民营经济大省的工业实际情况;

3、为什么浙江和江苏工业利润的下降幅度大于全国平均水平?

一、网传江浙两省各地工业利润断崖式下降,是真的吗?

最近两天,网络盛传一张“2023年前两月江浙各地市规上工业利润排名”图表。该图表显示,浙江、江苏两省的21个地级市,仅有4个城市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同比增长,超过8成的其他17个城市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同比下降。其中降幅超过20%的多达15个,占比71%。其中有6个城市规工利润腰斩,比如衢州降幅高达68.2%,杭州、宁波、南京、绍兴的下降幅度都超过了50%。

由于这张图表没有标注数据来源,所以,不清楚其数据来源何处。

国家统计局并不公布省以下城市的规模以上工业收入和利润数据,很显然,这张图表的数据并非来源于国家统计局。

浙江省并未发布各地工业利润数据。其最新的经济数据仅能在3月17日浙江省统计局官网《1-2月浙江经济运行回暖向好平稳开局》一文中找到。但该文并未披露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数据。

省以下的两个省会城市,南京和杭州,均未公布2023年1-2月份的经济数据。南京最新公布的统计信息也是整个3月份公布的唯一一个介绍经济情况的信息是3月24日的《顶压前行稳增长 蓄势聚能开新局——“南京市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解读》。

杭州市统计局挺有意思,在统计数据的进度数据栏目中,公布了一个“2023年2月月报”的信息,但点击进去,公布的是一张2022年南京三个产业的国内生产总值表格。

总之,可以确认的是,这张表格的数据,并非来自各地统计部门。因为如果两个省统计局和省会统计局官网没有公布这类数据,其它城市基本上也不可能会公布。

二、这张图表的确反映了江浙一带民营经济大省的工业实际情况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23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为8872.1亿元,同比下降22.9%。

分经济成分看,所有经济成分的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均大幅度下降。其中外商和港澳台企业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了35.7%,私营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了19.9%,股份制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了19.4%,国有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也下降了17.5%。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江苏省和这浙江省,1-2月的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分别只有878.1亿元和393.6亿元,分别下滑25.8%和48%,下滑幅度比全国平均水平更大,特别是浙江省,下滑幅度全国第二。

3月24日,江苏省统计局官网在《1—2月全省经济运行简况》一文中披露,1—2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9%;税收收入1901.2亿元,增长7.6%;全省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

3月24日,浙江省统计局官网《1-2月浙江经济运行回暖向好平稳开局》一文披露,1-2月,浙江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106亿元,与上年同期持平;工业和制造业用电量均下降3.1%;全省货运量同比下降0.3%;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1.7%;税收收入1806亿元,下降2.5%。

从两省披露的数据看,1-2月浙江省工业增加值、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幅均明显低于浙江省,税收则是江苏增长7.6%,浙江下降1.5%。结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这两省工业利润下降幅度,说明浙江的经济形势特别是制造业更为严峻。

三、为什么浙江和江苏工业利润的下降幅度大于全国平均水平?

江苏、浙江两省各地工业企业利润以超过平均降幅的幅度大幅下降,其实是中国经济体制和宏观经济的一个缩影。这两个省工业经营困难,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我们越来越多的资源都集中配给了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导致了民营企业的生存困难。

大家应该注意到,今年以来的经济微弱复苏,主要是依靠货币宽松、信用扩张、投资基建来推升和刺激的。而这几年承接信贷扩张和基建投资项目的,主要都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和其他国有企业。也就是说,这几年,包括疫情后经济复苏的12-2月,我们更多的资源都集中配给了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蛋糕就这么多,分给国有资本的多了,民营资本得到的必然减少。而浙江、江苏,恰恰是民营企业最集中的大省,浙江的民营企业占比更大。

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1-2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506亿元,同比增长9.9%。但其中非工业企业利润3057亿元,同比增长75.8%,国有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449亿元,同比下降17.5%。国有非工业企业主要是金融企业、通讯企业和能源供应企业,这些企业正是承接信贷扩张和基建投资的主要对象。

而难以承接信贷资源、投资基建资源的私营资本中的外商和港澳台工业企业利润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了35.7%,私营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了19.9%,也高于平均水平。

大家看看这两组数据。2022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1%,其中,国有资本固投增长10.5%,民间固投增长 0.9%。2023年1—2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其中,国有资本固投增长11.8%,民间固投同比增长0.8%。

二是内需低迷对制造业的经营造成了较大的困难。

江浙不仅是民营经济大省,还是消费品制造业大省,当然也是能源资源型工业小省。

工业生产出来的产品,最终的去处是消费。其中一部分用于投资中的基建,一部分用于出口,一部分用于社会的最终消费。2023年1—2月份,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7067亿元,同比增长3.5%,比投资的增速5.5%要低三分之一。其中江苏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608亿元,同比增长4.9%;浙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810亿元,同比增长1.5%。

江浙作为全国消费品制造业大省,其工业产品主要用于消费。在消费增长低迷,工业品出厂价格又因需求不足、供过于求从去年四季度开始明显下降,这两个省受到的影响当然比别的资源型工业占比大的省要大得多。

三是出口订单下滑对外向程度高地区的制造业影响更大

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海外需求持续降温,叠加西方供应链从大陆向东南亚、印度、欧洲、北美转移,导致我国出口也迅速回落。今年1-2月份,我国商品出口人民币计价同比增长3.1%,但美元计价同比下降6.8%。

而江浙,特别是浙江的制造业对外依赖度又特别高,冲击当然就更为严重。2022年,浙江对外依赖度在全国最高,达41.3%。江苏的对外依赖度比浙江低,但也达到了28.3%。所以当商品出口下降时,对江浙特别是浙江制造业的影响,当然也更大。

根据海关数据,2023年1-2月,人民币计价的江苏省商品出口下降5.7%,浙江省商品出口下降6.4%。美元计价的分别下降了14.8%和15.4%。

内需低迷,叠加外贸出口订单减少,对江浙特别是浙江这样的制造业大省和对外依存度较高的省的工业而言,打击当然非常之大。企业的设备、折旧、人工、资金成本基本上都是固定的,内需和外贸不能增长甚至下降,利润当然会受到较大的挤压。

【作者:徐三郎】